太难了!华为停止赞助澳洲球队 其实不想走

9 9月 by admin

太难了!华为停止赞助澳洲球队 其实不想走

太难了!华为停止赞助澳洲球队 其实不想走
2020,对于体育来说真的是太难了。  因疫情影响,各项赛事延期的延期,取消的取消。全球波谲云诡的政治气氛,更导致不少中国公司在赛事赞助上遭受无妄之灾。  近几天,国内外不少媒体都报道了一则有关华为的新闻:华为决定终止与澳大利亚橄榄球联赛(NRL)球队堪培拉突袭者之间,已经持续9年的赞助合同。  理由是,当地日益恶化的负面商业环境。  华为原本将继续作为球队主赞助商赞助该队,直到2021年赛季结束。而宣布合约提前结束后,突袭者队球衣胸前的华为标识,将被转移到背后。  但华为仍将保留位于堪培拉的“华为突袭者队”新训练中心的冠名权,该中心将继续作为展示华为技术的一个重要平台。  华为澳大利亚首席公司事务官杰里米-米切尔(Jeremy Mitchell)明确表示,上一任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于2018年禁止华为5G网络进入澳大利亚的决定,是赞助无法继续的根本原因。  和华为相似的是,8月初,印度板球超级联赛(以下称IPL)冠名赞助商VIVO和印度板球委员会达成协议,解除赞助合同。  虽然双方表示解约是友好的,但这份合同无法执行下去的根本原因是中印边界冲突导致印度国内反华声浪强烈,IPL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只能牺牲VIVO和自己的腰包。  印度板球委员会很清楚地知道,不会再有人给他们的联赛开出这样大的合同了。  因为市场是在国外,因此国内的普通民众对中国企业依靠知名体育赛事和运动员拓展海外市场的过往,了解不多。  其实早在2004年,当时国内著名电子品牌爱国者logo就出现在了F1迈凯伦车队的赛车上,打响了中国品牌进军国际赛事的头一枪。  随着姚明在休斯顿的成功,火箭队更是成为了中国企业的香饽饽。从早期的运动品牌,到后来的房地产商,乃至安全套。火箭队的中国赞助商种类可以说包罗万象。  这样的合作甚至在姚明退役多年后仍然很好地维系着。  可惜,因为莫雷的失当言论和NBA的沉默,中国企业遍布丰田中心的场景恐怕短时间内再难重现。  李娜姚明这样有影响力的国际体育明星淡出职业体坛后,不少国内公司的体育赞助开始转变思路,主打海外当地联赛和球星。  VIVO和OPPO就是典型的例子:VIVO从2016年开始冠名IPL,OPPO则赞助了印度板球国家队。两家中国企业在当地可以说家喻户晓,再加上亲民的价格,迅速占据了手机市场。  2018年,VIVO支付3亿美元,和IPL续约五年冠名赞助,这一数字震惊了中国体坛。  中国体育IP有几个曾见到这样规模的巨额赞助?  也可见,VIVO确实在印度市场尝到了甜头。找到更加接地气的代言人和体育赛事,无疑能让中国企业扎根当地,摘掉身上的固有标签。  与之类似的还有李宁。  李宁也早早布局了印度市场,从2009年海德拉巴世锦赛前,就签约了印度羽毛球队的一众主力。2016年里约奥运会时,李宁甚至成为了印度奥运代表团的赞助商。  此后,双方完成续约。作为协议的一部分,李宁在2018年亚运会、2018年青奥会和明年东京奥运会上,都会为印度的参赛选手和官员提供比赛训练服、休闲装和球鞋。  此外,印度羽球一姐辛杜,男单一哥斯里坎特都是李宁签下的品牌代言人。其中辛杜4年接近4738万人民币的赞助费,是羽毛球历史上最高的赞助合同之一。  印度羽球一姐辛杜  这正是全球化带给我们的好处,各国都在加强经贸联系争取互惠共赢。但是,这种合作同样有着不确定性,在国与国之间出现矛盾后,企业想要安全抽身潇洒走人,其中的羁绊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在中印发生边界冲突后,上述企业因为影响力太大,中国背景又广为人知,成了印度人人喊打的对象。  事实上,印度板球委员会作出与VIVO分手的决定时,联赛只剩40天就要开始。想要在如此严峻的疫情下寻找同等级的赞助商,无异于痴人说梦。但被民族主义洪流裹挟着的板球联赛,也不敢冒大不韪,只能含泪和VIVO解约。  要知道,2013年百事冠名这项赛事时,给出的金额是仅仅是3年1100万美元,对比一下VIVO的5年3亿美元,完全是天上和地下的分别,让IPL获得了约450%的版权溢价。  业内专家早已表示“IPL估值过高,比实际数字高出近40%”。  据印度媒体估计,Vivo停止赞助后,印度板球项目与卡巴迪项目每家俱乐部本赛季都将蒙受2.8亿卢比(约合人民币2600万元)的损失。  万幸的是,解约只限于本赛季,未来三个赛季的合同是否保留将视情况而定,印度方面看来还不完全都是傻子。  民族主义,很大程度上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增加凝聚力,用不好,杀敌八百可能都没有,还得自损一千。  李宁,同样在印度遭受了点名。  印度奥委会秘书长拉吉夫-梅赫塔6月份就表示,“李宁是中国品牌,我们在东京奥运会之前有协议。(解约)这个问题将在IOA(印度奥委会)进行讨论。在个人层面上不做任何决定。”  “我们和他们有协议,在里约奥运会期间,他们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但我们首先支持自己的国家。”  此事后来不了了之,不然李宁的投资可真就打了水漂。  华为,则是遭到了以美国为首的”五眼联盟“的围剿。  去年2月,华为在新西兰当地打出巨幅广告,“5G缺了华为,就像橄榄球赛缺了新西兰队” 。借新西兰民众最热爱的英式橄榄球,抗议该国政府禁止华为参与网络建设的决策。  这则广告当时出现在新西兰多个报纸和新闻网站上,包括当地主要媒体Stuff新闻网和《新西兰先驱报》。  广告指出,如果没有华为,新西兰将错过最先进的5G技术,消费者也会因此花更多的钱。  一年之后,华为无奈地从赞助了9年的澳洲橄榄球队中抽身而去。无法在当地开展5G业务,这意味着华为布局的海外市场很大程度将前功尽弃。  海外体育市场自然也没有再投资的必要了。  当下,中国还有多家企业在赞助国际上的头部赛事,泸州老窖白酒是澳网的顶级赞助商,百岁山是澳网指定用水;OPPO则是法网128年来第一个来自中国的合作伙伴。  这些赛事,有的已经延期,有的前途未卜。长久来看,在疫情带来的不稳定,和缺乏友好氛围的营商环境下,中国企业出海赞助恐怕会三思而后行。  当下,国际局势愈加复杂,政治环境也变化莫测,没有人和企业能够单独决定自己的命运。  TIKTOK如此,华为亦如此。  大势如此,体育亦不能独善其身。  (葛思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